【庆祝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吴光顺:“我要到特区去闯一闯!”



吴光顺是汕头市教育局第一批从外地引进人才中的一员。1990年他辞去教师工作,去特区工厂打工。一年的打工经历对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让他看见了许多人和事,切身体会到很多做人的道理,明白提高劳动力素质才更有意义,也让他重回教育行业。

档案
人物:吴光顺,汕头市聿怀中学高级教师,曾于1990年在汕头特区春源鞋厂打工。
自述:吴光顺
口述
感受特区发展蒸蒸日上
1989年8月,我大学毕业,志愿从家乡武汉去汕头特区工作,成为汕头市教育局第一批从外地引进人才中的一员。我们一行30多人乘火车到广州,然后转大巴奔赴汕头。过了轮渡到达西堤已是凌晨零点,小公园夜市的繁华扑面而来,人声鼎沸的,灯火通明,交易红火。我们乘坐的三轮车缓缓地在两旁是旧式骑楼的街中穿行,时不时被商贩拦下兜售生意,我们切身感受到汕头是一座商业气息之浓厚的城市。
我被分配到小公园附近的一所中学教书,这里是老城区,不属于特区范围。在学校我每天只有两节课,工作很清闲,工资也很少,不到80元,日子过得十分紧张。我们几个刚入职的青年老师常常聚在一起,谈论特区那边的事。看着一栋栋特区厂房如雨后春笋般升起,一座座办公大楼、商场、酒店破土新建,看着报纸上每天扑面而来的招工广告,年轻的我们再也坐不住了!
时间就是金钱
“我要到特区去闯一闯!”不久我辞职了,去了一家外资鞋厂——春源鞋厂。厂里大学生很稀缺,香港老板很重视我,亲自主持面试,开出的待遇优厚,还临时安排我住在长平路平东一街。在那里,老板买了很多套商品房,安置了许多公司的高级员工,自己也住那儿。
每天早上六点,管家准时叫我们起床,用过简单的早餐,就骑自行车往工厂赶八点钟的打卡。春源鞋厂所在的春源工业村是一座马蹄形建筑,是当时规模最大的鞋厂。它坐落在天山路尾,离市区比较远,前后还是稻田。每天来上班的人很多,尤其是青年女工。她们个个朝气蓬勃。三五成群,你追我赶,向着龙湖的方向汇集。
进入厂区,满眼都是“时间就是金钱,质量就是生命”这类标语。工人们说笑着,叫喊着,排着长队准备打卡进厂。刚进厂的员工,先要接受一个星期的培训,培训过关再分配到车间,试用期三个月。培训后,我被分配到生产部材料处,负责合同订单材料的预算和规划。按照公司规定,每份订单,先由工艺处将送来的鞋样拆解,画出模版,再由模具师傅制成模型,交由车床工裁出模型,然后分发到厂,由车缝工缝成鞋面,最后粘压上鞋底基本成型。材料处的工作是核定每个部件用什么材料,用多少,公司要求每份订单的用料量要精确,不许浪费,否则问责受罚。工作逼着我必须十分小心,精神高度集中,一份订单反反复复核算多次,不敢马虎。办公室在十一楼,每天我带着量尺和计算器,从二楼仓库查验材料,再到工厂里了解用料情况,再回十一楼核算,上蹿下跳,每天不知道多少个来回,忙得几乎忘记了时间,有时夜里做梦都还在敲打键盘。
为了尽早胜任工作,我每天午饭后蹲在仓库里,熟悉认识各种材料、配件,动手制做标本,几个月下来,认识了上千种材料,并熟悉了它们的各种颜色和规格。每次走进生产车间,满耳都是“嘟嘟嘟”的机器声,震耳欲聋,说话都吃力。工人们整齐地坐在机器旁,目不斜视,低着头专注地忙碌着。他们每天都是八点钟进来上班,下午六点钟后才离开,如果订单紧还要加班,周末也难得休息。只要有活干,大家都争着来上班,没有谁有怨言。因为这里让人切身体验到时间就是金钱!
每到月初发工资,那是最开心的时刻。工厂管理人员的工资是固定的,加班费每小时一元,我最多时能拿到600多元。工人的工资是计件的,多劳多得,不少工人能拿到1000多元,那时候可是高收入啊!有个来自惠来县山区的女工,进厂不到半年,工资就上千了。她说:“家里穷,弟弟妹妹多,在家里只能帮忙干农活,没有收入,现在好了,我可以凭着自己的劳动来挣钱,我每天抓紧时间拼命干活,连喝口水、上厕所都怕浪费时间,只想多挣钱帮助家用,能出来挣钱真好……”。是啊,特区给千千万万的人带来了机会,培养了千千万万的产业工人、技术员、管理人才,也造就了一大批厂长和企业家。
提高劳动力素质是根本
下班回到住处,天已经全黑了。我们住处有个大会客厅,夜晚时常有聚会,特别是周末,公司的职员经常来这里坐,喝茶聊天。老板有时也来凑热闹,讲他的创业史、发家史,公司的外籍技术顾问也常亲临,讲些外面世界的新鲜事。我们经常问他们:我们鞋的质量怎样?汕头工人怎样?他们满意地竖起大拇指:“VERYGOOD!”大家在这里谈天说地,联络情感,心情轻松愉快。
有位四十多岁的模具师傅,饶平人,人黑瘦,闯荡过广州、深圳、东莞等地,据说是粤东最好的模具师傅,工资是我们的十几倍。每晚回来他都要喝酒,边喝边讲他的打工生涯中的所见所闻,我们很喜欢和他交往。每次讲完故事,对我们几个离职的青年,他总要规劝几句:“……不要羡慕别人挣得比你多,你们还年轻啊,回到学校里去吧,打工出息不大,学校更需要你们,那里才是你们施展才华的地方……”。在我们出来打工的这段日子里,市教育局一直关心着我们,没有放弃对我们的说服教育,劝我们早日归校。深夜里,我一次次陷入苦苦的思索:是啊,打工收入虽丰厚,但毕竟是简单的重复劳动,吃的是“青春饭”。珍惜易逝的青春,提高劳动力素质才更有意义。教书育人正是这种有着崇高意义的职业。渐渐地,我似乎看清了自己的人生使命。
一年后,我离开春源鞋厂,回到了每月只有80元工资的学校。你要问这一年的特区打工对我的影响,我想是深远的,仿佛是我的生命中突然撕开一个口子,让我看见了许多人和事,切身体会到很多做人的道理,知道了今后的路应该怎样走。一晃30多年过去,我在三尺讲台上,坚定地站立了30个春秋,虽然工资不高,但心里有光,脚底踏实,我很知足。感恩特区!感恩汕头!
版权为汕头融媒集团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源/汕头日报
编辑/梅尼
编发审核/汕头融媒集团融媒编发中心
汕头橄榄台

汕头橄榄台

你想知道的故乡 这里都有

立即下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