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半个多世纪 道尽留守妇人的辛酸苦楚|写给丈夫的“手布诗”



侨批作为一个特殊历史时期的文化产物,是维系海外侨胞和家乡侨属血浓于水亲情的纽带。生离死别,两地相思,演绎出多少令人感动又让人唏嘘的亲情故事。由侨批衍生出来的侨批文学,更是对这些真实生活的高度提炼概括,道出了海内外侨胞家庭的心声,产生了深刻的共鸣。其中,《陈女士手布诗》就是侨批文学中的一绝,作者不但采用朗朗上口的四字长言回文诗,描述出了丈夫过番而留守家乡的“活寡妇”复杂又矛盾的心态,更以历代传情信物——手帕为载体,以当时潮汕妇女擅长的潮汕抽纱工艺图案编排字序,使这封特殊的“侨批”成为流传广泛、脍炙人口的民间文学作品。
构思巧妙 引“闲间”传唱
侨批研究学者陈胜生收藏有一纸上世纪60年代初誊刻油印版的《陈女士手布诗》,是他当时在小公园亭附近的地摊上用2分钱购得的。陈胜生说,他第一次接触到《陈女士手布诗》是在他孩提时代,那时,他家的客厅是邻里乡亲家庭妇女聚会的“闲间”,很多邻家阿姑阿姆在这里一边织苎绳,一边吟唱各种潮汕歌册。有一天,有人拿来了一纸印着《陈女士手布诗》的纸张,引得大家争相传阅。由于这首手布诗字序特殊的排列形式,需要深谙潮汕抽纱的人才能解得开“谜局”,引起了大家的浓厚兴趣,一开始大家不停地左读右猜,半天理不出头绪。还好其中一位妇女之前已得过有文化的老先生点破,才终于理清了这首诗文的读法。原来这首诗是用抽纱图案的连接顺序加以解读,字序曲折盘旋,峰回路转,构思之巧妙如谜语一样神奇。很快这首诗就受到“闲间”妇女们的特别喜爱,不时被拿来吟唱,坊间的家庭妇女反响极其强烈。
△手布诗读法线路示意图
“《陈女士手布诗》自上世纪40年代就有木刻初版,到我所收藏的60年代初的誊刻油印版,历时20年,其间还有多少人多少次再版不得而知,当今上了年纪的这一辈潮人大多对它仍有印象,可见该诗在潮汕民间曾经有过广泛深刻的影响力。”陈胜生介绍说。
“迷宫”读法 藏抽纱技艺
这篇用潮汕妇女给海外丈夫写侨批的形式所创作的民间文学作品,选择了手布诗的形式,体现出鲜明的时代特征。
这首诗是四字长言回文诗,前100句以小字组成41个相连的“糕粿格”——菱形组成的网络图案,读法从左上角起沿箭头导向,“之”字形直下,逐行迂回,最终又折返左上角句号处。后10句以大字各独填入41个菱格中,读法改为从左上角起以螺旋形由外及内,依各字所标序号逆时针顺读。巧妙运用独特的潮汕抽纱工艺“挽窗”技法和图案,将文字铺排于迷宫式的网络中,可见诗文作者匠心独具,不但有深厚的文学功底,且有精湛的抽纱技法和对侨乡侨眷现实生活的深谙,才能将当时留守妇女的心理状态贴切无遗地表达出来。
据《汕头市志》和《潮海关史料汇编》等史料记载,19世纪60年代汕头开埠通商以后,西方抽纱技艺随着外国传教士、船员及其家眷的到来传入汕头埠,通过教徒及教会女子学校学生逐渐传入潮汕民间,与当地的刺绣、揭纱、编织及补布工艺融合,形成独具风格的潮汕抽纱艺术,并随生产规模及销售的扩大逐渐发展,从艺人数不断增多。
△陈女士手布诗
正是由于当时潮汕抽纱工艺有着较为广泛的普及性,是潮汕妇女擅长的工艺,诗文作者才会采用这一形式来创作手布诗。
诗文生动 满满相思意
《陈女士手布诗》是一封由潮汕陈氏寄给在新加坡的丈夫武昌的侨批家信。陈氏自嫁给武昌,本意想与丈夫“偕老百年”,但丈夫“前往叻地”,“三春无信”,陈氏日夜思念,加上家中经济日益拮据,日久生怨,怀疑丈夫是不是在外“贪花乱酒”,于是下了“最后通牒”:“信到之日,或合或离,君子相交,即回一字……”
书信每四字为一句,句式整齐,讲述生动,内容充实。陈胜生认为这首诗的感染力就在于,它表达了众多侨眷的真实心声。当时,这样的华侨家庭在潮汕地区本来就很多,经常聚在他家“闲间”的妇女,包括他的祖母,大多就是这样的留守妇女。陈胜生说,他的祖父早年就过番到南洋当矿工,和祖母靠着侨批维系亲情。亲人之间隔着千山万水,如果因特殊原因断了音讯,留守者自然牵肠挂肚,思虑难熬。特别是抗日战争期间,侨汇中断,海外与国内信息不通,很多夫妻天各一方,故乡的家眷生活无以为继,家中亲人多为焦虑不安。这种感觉很多留守妇女都是感同身受的。
△蔡武昌回批诗
后来又有草根作者依据这个故事再创作了续篇《蔡武昌回批诗》,丈夫在回批时解释自身清白,没有音讯是因为生活艰难,“纵欲归回,奈无盘缠”,“有利入手,即定归期”。
当时的东南亚多为殖民地,华人处处受到歧视、排斥,生活艰难,很难顺利赚钱回家,有时更会因为战争、政局变动等种种原因而音讯渺茫。这些内容,真实反映了侨胞到海外谋生的不易。而正是侨批这样的两地书,让侨胞与家乡的亲情紧密维系,生生不息。 
专家点评
陈胜生:
手布诗生动体现陈女士与过番丈夫的两地情思,在家乡“守活寡”的陈女士对过番丈夫的复杂心情、以及丈夫在异域劳作的艰辛在此一览无遗,点出了当年潮汕家庭妇女对宗亲传统观念的根深蒂固及华侨在海外拼搏的艰辛。
我们还可以看到,联兴里及爱华街一带,是汕头市当年抽纱商行最为兴盛的亮点,它们收集潮汕各地不同的抽纱工艺加工产品,其出口量在外贸占比大,对弥补汕头的进出口逆差起了极大的作用。手布诗的作者将潮汕的抽纱特色文化遗产与汕头埠的发展巧妙地融合,再隐晦地穿插在该文中,是一种体裁和内容都不错的侨批“文学作品”,难能可贵。
北方有“闯关东”、“走西口”,我们有“下南洋”,而我们的“下南洋”已成为“世界记忆遗产”,“中国侨批”大有可歌可泣之态势。
版权为汕头融媒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来源/汕头日报
文/许玉璇
图/陈胜生
编辑/张苹 林郁
编发审核/汕头融媒集团移动媒体中心
汕头橄榄台

汕头橄榄台

你想知道的故乡 这里都有

立即下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