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后期,东兴汇路月输送侨汇一千多万元越币|拯救潮汕数百万侨眷的“生命线”



当年很多侨眷家庭,都是依赖海外每月汇款为生,一旦遇到意外情况,生活就会受到很大影响。1941年12月,日本侵略者发动了太平洋战争,香港及东南亚一带相继沦陷,侨批业完全陷于停顿。潮汕的侨眷失去了经济来源,以致饿殍遍野,很多侨眷在贫病与饥饿中离世;而身在南洋的华侨虽心急如焚,却只能望洋兴叹。打通侨批新的汇路,无疑是一场拯救数百万侨眷生命的“保卫战”。
资深侨批业者陈植芳开辟的“东兴汇路”,为华侨和侨眷之间搭起了一条重要的“生命线”,他和侨批业同仁一道,以巨大的毅力和勇气,冒着生命危险,沿着这条“生命线”,将侨批安全转抵潮汕,给在兵燹灾难中挣扎的潮汕侨眷带来了生机。这是一条不见硝烟的经济战线。
舍生忘死辟新路
面对潮汕侨眷处在生死存亡的关口,侨批业者纷纷出动探寻新的侨批汇路,但因种种原因难以拓通。陈植芳从1937年开始在越南从事侨批业,当时担任越南海防市“和祥庄”侨批局经理。他深知侨批对潮汕侨眷的重要性,1941年汇路中断后,他就在中越边境苦觅闯荡探寻新汇路,屡次受挫仍不放弃。
功夫不负有心人,1942年元旦,陈植芳再次出发,偷渡过境抵达边陲小镇东兴考察。在这里他遇到了从事收找业行档的黄小姐,在她的引领下,通过东兴的银行、邮局,试汇出二笔款回潮汕。半个月后,刚回到越南的陈植芳,就惊喜地收到了来自家乡的回批。试汇成功之后,陈植芳积极联络分散在东南亚各国的潮帮侨批局,鼓动他们一起通过这条新的汇路,拯救在铁蹄下艰难挣扎的潮汕侨眷。
但“东兴汇路”辟通才几个月,就被驻越日寇察觉,30多位参与东兴汇路传递侨批的批局老板被捕,陈植芳更是成为日军宪兵司令部通缉之要犯。但陈植芳面对危险并没有退缩,他乔装改名频繁穿梭于越南和广西各地,继续为海外各批局走汇,并保持沟通曼谷、金边之同业。他和很多带批人不但要冒着生命危险突破日寇严密的防线,还要风餐露宿,翻越瘴山恶水、躲避豺狼野兽,一路险象环生。但他们身负华侨侨眷的重托,坚韧不拔,敢为人先,维护“东兴汇路”这条生命线达三年多之久,直至日寇投降,香港—东南亚的海、空复航后,“东兴汇路”才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退出历史舞台。
△东兴汇路侨批件
三千里路云和月
在西堤公园有一幅“抗日战争时期的东兴汇路略图”,可以了解到这条侨批汇路所经过的主要地方。
该汇路连接东南亚各国及国内多个地区,全程长达3000余公里。国外主要有曼谷线、西(贡)堤(岸)线、金边线、老挝线,侨批业者途经越南海防市到芒街,再偷渡越境抵达东兴集结。国内的路线主要有两条,一是通过东兴的邮局、银行直接汇寄;二是由侨批局批工自带,从东兴经钦州—梧州—柳州—贺州(膺扬关),再翻山越岭过广东连县—韶关—河源(老隆)—兴宁,最后由揭阳批局派批工到兴宁领取侨批,秘密分发到汕头各地以及邻省福建。
东兴汇路全程树式图
东兴汇路国内部分路线图
陈植芳的儿子、侨批研究学者陈胜生介绍说,晚年的陈植芳回忆,当年经东兴汇入潮汕的侨汇数额并无正式统计,汇路开通后影响力不断扩大,到1942年7月暹批涌至之后额度开始激升,每月约达越币1000多万元以上。
而东兴这座边陲小城,也因侨批而兴盛一时,广东省银行等四家银行都在这里设点,很多小商贩也做起了货币找换的生意,货币找换既保证了侨汇的顺畅流转,也促进了东兴市场的繁荣。广东省侨委会十分重视东兴的这一变化,特此在东兴设置“归国华侨指导站”,专门接待、资助、处置蜂拥而来的侨民和出境流民事宜。
据了解,经东兴汇路邮寄的侨批实物如今已所剩无几。陈胜生向记者展示了一套完整的侨批实物照片,包括封皮、批信和汇款通知书,侨批封皮有注明“东兴中山路卅二号二楼黄泰记”侨批局的红色印鉴,批封背面日期仍清晰可辨,另外批信内容也十分完整,汇款通知书写着“此款系汇交揭阳省银行计国币四千元”等字样。陈胜生说,这是目前仅存可以明确见证东兴汇路史实的唯一一封完整的侨批实物。他还向记者展示了另一件侨批封面照片,是一封从暹罗曼谷“郑成顺利贤记”批局转安南西贡“玉合”批局(汕头设在越南的潮帮侨批局分号)通过东兴汇路发送到澄海的。玉合批局是当时汕头较有声望的批局,陈植芳从东兴首次试寄侨批回潮汕就寄至玉合批局。玉合批局位于汕头市杉排路4号,如今旧址仍在。
位于杉排路4号的玉合批局旧址
战火中显“侨批精神”
侨批业者并不是在战火烽烟中搏杀的战士,却默默无闻地在经济战线中与日本侵略者周旋,进行了一场不见硝烟的持久战,他们的拼搏保住了数以百万计侨眷的命根,为历史留下了侨批业者抗日救民的重要篇章。
作为陈植芳的儿子,陈胜生从小受到父亲的熏陶,对侨批文化有着深厚的情感。他投入大量的精力进行侨批的研究和传承工作。2013年,陈胜生受邀出席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中国侨批·世界记忆工程国际研讨会”,并在会上发表了论文《从抗战后期的“东兴汇路”试析侨批的世界意义》。他还协助东兴市筹建东兴侨批馆,让侨批精神和“东兴汇路”这段意义深远的侨批文化史在东兴传承和发扬。
陈植芳在东兴工作和居住的地方,现为东兴侨批馆。
陈胜生认为,在战火纷飞、腥风血雨的年代,侨批业者构筑起陆上的经济生命线,凭藉“东兴汇路”,将数以百万计的批信批款成功地输送到潮汕地区,直至日寇授降,历时三年半的“东兴汇路”才终于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与个体水客或个别批局递送侨批的行为相比,“东兴汇路”以其规模性、集约性、时代性等特征诠释了战火中的“侨批精神”。它在抵御侵略、振兴地方经济、拯救侨眷等方面发挥了极为关键的作用。时至今日,侨批档案已成为一笔可贵的世界共同记忆遗产。“东兴汇路”作为侨批史中一个典型案例,具有其史学价值和世界意义。
【专家点评】
陈胜生
侨批产生的二个多世纪来,侨批业界用心良苦,且跨越国度将邮政、金融、交通等职能机构灵巧地加以综合驾驭,发挥得淋漓尽致,令桑梓得到海外华侨血汗所得之挹注。而“东兴汇路”的辟通,形成了又一条完善的战时侨汇新的陆路输送链,便是潮汕侨批史中最典型最具代表性的范例。它体现了侨批业老前辈是华侨和侨眷这条生命线的开拓者和维系者;体现了侨批对华侨和侨眷的高度凝聚力;体现了侨批业者是演绎近代海丝杰出的佼佼者;体现了旅外侨胞爱国爱家的拳拳赤子之心;更体现了海内外华人的智慧、诚信以及勇于拼搏、敢为人先的大无畏精神;体现出侨汇(外资)在潮汕经济发展中所占的份量和所发挥的积极意义。它也为我们前进发展留下借鉴。
版权为汕头融媒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来源/汕头日报
文/许玉璇
图/陈胜生
编辑/张苹 林郁
编发审核/汕头融媒集团移动媒体中心
汕头橄榄台

汕头橄榄台

你想知道的故乡 这里都有

立即下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