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讨日寇暴行 捐款救济难民



上世纪初,日本侵略者在中国的暴行,远在千里之外的侨胞闻之同样感受到了切肤之痛。在不少侨批中,侨胞向家乡亲人表达自己的感受,同时描述身边的华侨同胞如何同仇敌忾,用实际行动声援祖国的抗日行为。吉隆坡华侨战笔于1928年6月7日写给汕头松口梅嵩侄子巫松杰的批信,用了超过一半的篇幅描写了“济南惨案”以及南洋侨胞纷纷捐款回国赈济济南难民的历史事件,并讲述南洋华侨从行动上抵制日货的做法,与国内人民一致抗日的壮举。从批信中看出,侨胞对国事的关心,在特殊时期更甚于家事,侨胞们期盼祖国安定统一的热切之情更是溢于纸上。
华侨战笔于1928年写给汕头松口梅嵩侄子巫松杰的批信前页。
“噩耗传来,莫不发指”
华侨战笔在这封批信中与侄子闲聊了一段家常之后,笔锋一转,谈起了国事。
“日本出兵山东,杀我济南军民。无辜受辱,噩耗传来,莫不发指俱裂,以为日本横蛮极点,并且无理要求我政府之五条件,种种皆亡国之毒计,国府断难承认。此次日本出兵,阻我北伐进展,以助万恶军阀,万国皆认为仇人。”
日本出兵山东,施行暴行,华侨虽然远在南洋,也同样痛彻心扉,迫切希望能早日驱除日寇。在这一段文字中,战笔提到听闻济南惨案之后,面对日本违背国际公例,对国人实施惨无人道的蛮横手段,华侨同胞表达了无比激愤之情。同时他也洞察日本出兵是为了阻止北伐战争的进展,助长国内军阀混战局面,达到亡我中华的目的,其险恶用心为世人所不容,是世界各国的共同敌人。
华侨战笔于1928年写给汕头松口梅嵩侄子巫松杰的批信后页。
“捐款回国,无一人逆命不题”
讲述了一番国内形势之后,批信继而写到南洋侨胞对这一事件的反应:“现在南洋群岛实行杯葛劣货,经济绝交,以制日本命源。如今侨民纷纷捐款回国,以赈济济南难民。无论资本家或工人,皆国民份子,无一人敢逆命不题。即如妓女等亦甚热心,组织妇女筹赈大会,成绩亦颇佳。之间有不识时务、一毛不拔者,此亦人之常情,尚且声言救国、不若救我招牌等语,被热心家听见,遂即开临时大会,谓此等之奸商,是卖国份子,商民一致抵制,多被倒闭者。如此一毛不拔者之商民,亦属愚矣!”
批信中讲述到,南洋华侨延续了国内“对日经济绝交大同盟”的做法,通过抵制日货,从经济上给日本以致命打击。与此同时,侨胞们还纷纷捐款回国赈济济南难民。不管是资本家还是工人,包括妓女都热心组织筹赈。有一些吝啬的商人,不捐款就算了,还说些风凉话,被热心人士听到,就会开会动员商家和民众一起抵制他们,有不少“一毛不拔”的奸商因此倒闭。
侨批研究学者沈建华认为,战笔是众多爱国华侨的缩影。国难当头,自身的得失已远没有国家兴亡重要,爱国是大势所趋,这个时候还念着一己私利、不知“亡国恨”的商民,战笔直接指责他们“亦属愚矣”,可见绝大多数华侨见识之高远。
“休息一天,放红炮表欢喜”
战笔虽然身在国外,对祖国却极度关注,通过新闻报道对国内形势颇有了解。批信描述了一个重大历史事件:“兹六月六号得北京专电,张逆作霖被炸,今已逃走。北京今已打破了,阎总司令之兵已进城了,南北已告统一。佳音传来,侨民无不额手称贺,吾民将有安宁之日矣!南洋各埠已于六号早各商店休息一天,升旗庆贺。各商店均放红炮以表统一欢喜。其英政府之华民更头等各派兵士巡查,以维持秩序,极一时之盛。如吾侨民,诚可谓热心之一斑矣!”
批信中描述了南洋华侨听闻军阀张作霖败出关外,“南北已告统一”,无不欢欣鼓舞,各商店相约在六号(6日)休息一天,各商店放鞭炮庆贺统一。因为参与的侨民众多,英政府还专门派出兵士巡查维持秩序,可见场面之盛大。
沈建华解释说,因为相隔遥远,信息不对称,这封批信中有几处地方说法不太准确。比如说到“南北统一”,实际上当时还没有实现,只是张作霖的安国军退出关外而已,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统一。
批信说到“六月六号得北京专电,张逆作霖被炸,今已逃走”的事件。其实,张作霖于6月4日在皇姑屯被日本人安置的炸药所炸,受了重伤,几小时后死去。但是大元帅府直到6月21日张学良接任奉天督办后,才公布张作霖的死讯,所以批信中有“今已逃走”的说法。
华侨战笔于1928年写给汕头松口梅嵩侄子巫松杰的侨批封。
批信还特别提到:“前接蒋公来函电,我侨民界气可用,待我南北统之后,一律对待日本,以报国耻,以雪我侨民怒气,特此电知。”这份函电是蒋介石在当时给极力支持北伐的南洋群岛侨民的抗日许诺。虽然后来蒋介石实施了一系列不抵抗政策,但在当时,这一电函无疑对侨胞们起到极大提振信心的作用。
写批人不是历史学家,批信不一定能记录最准确的史实,但却真切地反映了华侨同胞爱国爱乡的赤子情怀。
【专家点评】
沈建华:
济南惨案在当时是震惊海内外的大事件,许多华侨闻知后都怒发冲冠,他们虽然远在祖国的千里之外,却主动发起抵制日货、捐款捐物等抗日救援活动,并纷纷写侨批控诉日寇侵略中国的罪行。他们关心祖国的命运,侨批中所记载的日本侵略者给华侨家庭及所在国人民所带来的苦难触目惊心,海外侨胞心系祖国、毁家纾难的爱国情怀令人感动。
日本出兵山东,而东南亚的华侨绝大部份是广东人、福建人,事发地点离他们的家乡虽然遥远,可他们仍感受到了切肤之痛。爱国是没有地域之别的,只要是中国的土地,这些远离祖国的侨胞一样感同身受,他们把希望寄托在北伐战争的胜利上,铲除军阀、统一祖国、驱除日寇。
版权为汕头融媒集团所有,转载须经授权。
来源/汕头日报
文图/许玉璇
编辑/张苹 林郁
编发审核/汕头融媒集团移动媒体中心
汕头橄榄台

汕头橄榄台

你想知道的故乡 这里都有

立即下载 关闭